Tuesday, October 10, 2006

朝九朝一



任是沧浪,搅浑这清清河水,却也只是眼力所及。

你却不知,这清清河水之下,却是雄心滔天。

每日回家之后才发现今天原来已经快要过去了。

我总是在凌晨一点,记录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感谢上帝,我睡得比Xinghua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