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5, 2005

公车一幕

今天下午,去姐夫的医院询问做体检的事宜。途中坐在18路公交车上,上车的时候,从后门上来两个人,明显是母女,只是从后门上车,让司机气急败坏,火冒三丈,当即就跳了起来,只差破口大骂了。那个母亲朴素的衣服掩饰不了她心慌,不停的解释,?后门方便,后门方便?。让我的注意力不由的集中到了她身边的女儿上,原来的她女儿患有癫痫症,手脚总是在不自在的抽搐着,舌头也一伸一伸的。看年纪不过20开外的样子,可惜却得了这样的病。看两人的装束,朴素或许是最好的词汇来形容。母亲穿越众人的眼光穿行到车头,投下了两枚硬币,然后手挽着女儿靠在了我边上的一个扶手上,司机看到这样子也知趣的闭嘴了。我连忙起身让出了我的位置,好让母女两个可以休息一下。那女儿虽然手脚不停的抽搐,但是神智应该是相当的清晰,只是不听话的舌头无法清晰的表达她的意思,含混的话语或许只有她母亲能听懂。

我起身以后无法直视这一对母女,母亲并没有坐下来,而是靠在女儿的身边,一脸的疲惫混合着一丝无奈,还有一丝屈辱。或许这样的一个家庭为了女儿的毛病已经豪尽了家产,或许还有一个给女儿带来一身毛病的丈夫,等着她去照顾。我逃一样的躲在了车子后面,前面的乘客笔直的看着前方,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稍微轻松了一点的看了看窗外,午后的太阳懒洋洋的照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可是那女儿的心里是如何接受这同样的世界的那?不禁又想到,如果50年以后,我也是这样,我该如何去面对这曾经精彩万分的世界?再想到每时每刻都有那么多的生命降临在这个世界上来,可是每个人的际遇是如此的不同,这天生的不平等究竟是谁的力量在后面指挥着?这力量究竟是什么东西?人世间的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是由这样的一股或者多股力量在操纵那?

人类,甚至整个宇宙会不会只是另外一个空间里面另外一些智能生物的研究产品那?就如同我们在显微镜下观察着细菌一样,他们偶尔也会用他们另外一个空间中的一个固定时间间隔来观察我们一次那?

我做在夏日午后的闷热公交车上,没有空调,却有一股股的凉意从脊柱底部快速的传递到脑部。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差一点就做过了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