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3, 2004

I am illed

生病了,真的生病了.好久没有病的如此严重了.发烧到38.6度,十多年没有打屁股针了,今天居然让我"重温"了一把.

早上起来就浑身软绵绵的.下楼还滑了一脚,所幸没有受伤,否则又得破费了..

早上挂了两瓶水,也是好久没有挂水了,两瓶水居然挂了2个半小时.中午从医院回来后也是昏昏沉沉的.但是休息了一下以后明显感觉好多了,除了感冒引起的鼻子依旧不舒服外,已经好了很多了.

难得病的如此厉害,纪念这一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