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8, 2004

东京之行-4

吃在东京

在东京吃一顿饭,在中国能吃好几天!

这就是我在东京吃饭的感觉,东京的餐饮非常的发达,基本上世界各地,各种风味的食品你都能吃上,但是马路边上琳琅满目的餐饮店还是以日本料理为主。到了日本以后,吃的第一顿中午饭居然是中国料理,我点的是糖醋里脊饭,Fox要的是麻辣豆腐。咳~,上哪里吃不到这些东西啊,干吗上日本来吃啊?

后来福元君还请我们吃了一个日本的刺生,还不是寿司。一个大碗装半碗饭,上面铺满了生鱼片,生的贝肉,还有虾仁,那可是新鲜的虾仁哦。用酱油和芥末调和的酱料倒在这些刺生上面,就这样吃饭!我可是真的第一次吃,看福元君和其他的几个家伙吃的大呼好吃的时候,我决定就是死在这里也要把这些东西吃下去!结果是吃到嘴里后发现确实好吃,确实嫩,这个嫩绝对不是说我们炒菜炒出来的那种嫩,就是让你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而且这些肉水分多,加上有芥末的冲击,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腥味儿。以至于我有点喜欢上了这种吃法。

后来Manami告诉我们,日本的烤肉也很好吃,终于在那个周末的下午成行。尝到了传说中好吃的烤肉,我觉得也就是那样,一般般,差不多的价格的话,在南京也可以吃到,而且就个人口味而言,我觉得南京的大洋百货4楼斗牛士的烤肉比那天我们在日本吃的烤肉好吃。

在东京湾玩的时候,我们吃到了据manami同志讲是非常正宗的美国汉堡,那个汉堡大啊~,那个汉堡好吃啊~。我们经不起诱惑,还是跟着manami上了这个船,发现这个汉堡真的是大啊,这个真的是好吃啊。比起来在KFC MC吃到的汉堡,那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不过也是,3个汉堡就快5000日元了,什么概念呢?就是快要有350人民币了。乖乖,难怪那么好吃。hoho~

吃汉堡的时候拍的窗外的自由女神像

早就听说日本的清酒后劲十足,但是我还是有点难以把握这个后劲的情况,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群日本人请客吃饭,带上了我们,好家伙,最后那大瓶的清酒上了两瓶,还来了两瓶日本的烧酒。我就光喝清酒,导致不仅没有放倒一个日本人,反而自己先牺牲了,痛苦的后遗症导致第二天都没有吃东西。而manami居然带我们去吃烤肉,可怜的我一点食欲都没有,只好帮他们烤肉。我就喝了点橙汁,吃了两小碗饭,这个小碗就是小到你可以一口把一碗饭吃下去的小碗。而这个橙汁我倒是要大书特书一把,它是红的!而且据后来服务员接受,它天生果肉就是红的!可惜没有Picture了。

总而言之,在日本生活成本很高,吃饭就是非常高的一个支出。

我还是习惯吃中国的饭菜,无论是家常菜还是说类似龙虾,羊肉串之类的东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